×
畅享IT
    信息化规划
    IT总包
    供应商选型
    IT监理
    开发维护外包
    评估维权
客服电话
400-698-9918
当前位置:畅享论坛 >  休闲娱乐  >  畅享茶肆 > 正文
发帖
回复
(共 0 条) 上一页 下一页
查看: 217|回复: 0

一生缴过多少税

[复制链接]

等级:经理
行业:
职能部门:
城市:
金币:6580

 

不过是一本普及税务常识的小册子,居然能够引来数十万人的关注,这着实让编者郭玉闪有些意外。
不少网友用“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”来形容自己的读后感。还有人建议“转载到全国各大主流媒体”,好让“每个中国人都看到”。
这本题为《2008公民税收手册:“税收与中国经济困局”的特辑》的小册子,放在“专知行”的网站上免费供人下载。目前,这本不足12万字的电子书点击率已经达到五十余万次
花钱消费都纳税
翻开同一主题的另一本书《2008公民税收手册》,“人人都是纳税人”这句话首先进入读者的视线。郭玉闪解释说,这是因为很多人并不知道,自己几乎每天都在缴税。
他列出一张清单:一袋价格为2元的盐,包含0.29元的增值税和0.03元的城建税;你去餐馆吃饭,最后结账时不论多少,餐费的5.5%是营业税及城建税;如果花100元钱买一瓶护肤品,除了14.53元的增值税外,还包含25.64元的消费税和4.02元的城建税。
“天哪,原来我不知不觉缴了那么多税,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?”一位读者留言。在她的概念里,“税收和死亡,是人生难免的两件事”,这句话不过是形容万恶的资本主义如何剥削人民”的一句谚语,每次看到报纸上关于税收的讨论,她总是“眼也不眨地就翻了过去”。
2009年年初,网易做了一个“算算你一生都缴了多少税”的调查,结果发现:有45%的受调查者“连自己缴了什么税都不清楚”;还有51%表示,“我缴了税但不知道税干什么用了”。
政府部门对此也是争论不休。六七年以前,曾有人提出“为纳税人服务”的口号,却遭到批评。批评者说,政府不能光为纳税人服务,而要为全体人民服务。言下之意似乎是,“人民”中的一部分人没有纳税。
“但事实呢?”该书的主编岑科反问道:“即使一分钱不挣,只要花钱消费,你就是纳税人。”
他进一步解释说,到目前为止,中国共有增值税、消费税和营业税等二十多种税,其中,有些由个人上缴,有些由企业上缴。但是最终这些税或多或少都要由消费者承担一部分,也就是说,你每购买一件商品,就向政府缴一次税。
“多可怕,这么多人连自己是纳税人都不知道。”郭玉闪坦言,自己也是因为读者的反馈,才发现人们对这一基本常识的缺乏。
政府理应服务好
编纂过程中,令郭玉闪难以理解的是,既然税收和每个人的切身利益相关,“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,人们往往缺乏常识?”
他随手举出几个常见的例子,比如,受灾地区的一些群众受到政府救济时,他们会跪倒在地,高呼“感谢政府”;面对办事人员的拖沓、冷漠,没有人会发出应有的抱怨......
“人们似乎都忘记了,政府收支的每一笔钱,都与自己的钱包有关;政府对民众的服务,是收取税金之后应尽的义务和应该做好的工作。”郭玉闪说。
在岑科的印像里,大学教授书里对税收的解释是“取之于民、用之于民”。而在西方经济学的课堂上,税收被定性为公共服务的价格,公民纳税是为了花钱去买这种服务和产品。
“到底哪种说法正确,我们那个时候,经常把老师问得下不来台,有一次还追到了学校门口。”天津财经大学教授李炜光回忆。上世纪80年代初,他在这所高校读财政学专业。
那位老师最终也没有解答学生的疑问。李炜光说,时至今日,在中国的税收学教材中,“国家需要论”依然占据着主导地位,“关于税收的问题,从来都是政府的事情”,很少提及与公民的关系。
在〈2008公民税权手册〉中,岑科特意把“税是民众购买政府(人员)服务的费用”放在首页的位置。他用通俗的话解释说:“是我们缴的税养活了政府,而不是政府养活了我们。”
纳税人才是主人
“在纳税人和征税人的关系中,纳税人才是主人。”经济学家茅一轼认为这句话道出了税收的本质。
岑科曾经到北京某地税局办事,看到这样的场面:有人皱着眉头,在场地中央填写表格;有人满脸虔诚,向工作人员咨询着什么问题;更多的人排成长龙,以焦急的心情张望前方,希望尽快完成任务。至于他本人则“像孙子一样”点头哈腰,跑了好几趟才缴完一笔税款。
郭玉闪也享受过类似的“主人”待遇。为了开办“传知行”,他到工商部门去注册,被告之必须到指定厂家购买一台价值两千多元的税控机。其[实,那只是个普通的打印机,市场价不过数百元,但是,对方对郭玉闪说:“如果不买的话,你就缴不了税。”
“目前,整套税制是国家本位的,而非民众本位的。”岑科这样解释。
茅于轼则从中看到纳税人与征税人地位的不平等-----“本来纳税人才是主人,征税、税务作为政府的一个部门,他是代理人。我们是委托方,他是代理方,我们委托他办事,他得听我们的。但是,我们的纳税变成了反过来的关系。”
自己先得较真
“就一本薄薄的小册子,有这么大用处吗?”有人不免疑惑。
“当更多的人开始维护自己的权利时,情况就会发生变化。”岑科说。
这个自称喜欢“较真儿”的小伙子,曾经是同学聚会上“不受欢迎的常客”。因为他常常指责那些公务员朋友,“花公家的钱不知道心疼”。
“开始我就是很愤怒,”岑科回忆,“时间长了也觉得挺没劲,因为有人会说,这关你什么事儿啊?你又不是国家总理。”
“现在,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说,这怎么不关我的事儿?你们花的钱都是纳税人腰包里掏出去的钱。”
2008公民税权手册》发表之后,不少企业家来信诉苦,认为其中揭露的问题只是冰山一角。
一位企业主说:“您来信要求我列举苛捐杂税的详细数据,实在是太多了,我没有办法一一写出,不过可以告诉你的是,我上个星期又缴了一笔。那天,我一上班就看见厂里停了消防车,过去一问,才知道要订阅《消防报》,得花两百多元。我马上就给了。我知道,如果不给,马上会有人来检查,而且检查完肯定不合格,到时损失更大。”
“民众自身才是税制改良的未来。”郭玉闪安慰这些诉苦者。
2008年5月,他们看到深圳市政府的2008年度部门预算草案;同年10月,卫生部公布了一份接近完备的本级部门预算。
“人民开始相信,政府的钱取之于民,需要首先得到民众的同意,而民众对于政府怎样花钱,也应当享有监督权。”
文:杨芳摘自《特别关注》
 


畅享论坛提示:看帖后顺手回帖,是对辛苦发帖者的鼓励,是美德。

(果冻布丁)博学 笃志 切问 近思http://blog.vsharing.com/lyhkmust/
(共 0 条) 上一页 下一页
您还未登录,不能对文章发表评论!请先登录
2020-11-26 09:43:47 148/2020-11-26 09:43:47 148/2020-11-26 09:43:47 163